揭秘不为人知的砂舞徘徊在灰色边缘的特殊产业(下)

还记得曾经有一篇由新浪财经发布的名为《在成都地下舞厅,80 岁老人用 10 元唤醒欲望》的文章,详细介绍了成都地下舞厅的过往今生,最底层舞客和们的百态生活,引发了人们对于孤寡老人晚年生活的关注和探讨。

相比于年轻人上网、蹦迪、密室、剧本杀等各种丰富多样的娱乐方式,其实留给中老年群体的娱乐方式并不多。舞蹈或许对于他们来说,一方面跳的是身体健康,另一方面跳的是回忆和情怀吧。能想象得到有多少像张德全一样的老人,独自一人站在昏暗空旷的角度里,扭动着微微颤抖的身体来掩藏内心的孤单和没有老伴的凄楚。在此也呼吁,当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对待他们能够多点包容和理解,毕竟每个人都有变老的那一天。

以上仅仅是有感而发,接下来我们言归正传。上一篇文章介绍了有关砂舞的产生背景和发展过程,今天我们继续和老王一起聊聊有关砂舞的名人轶事,以及存在的价值和弊端。

老王:当然有。我们前边说过砂舞是由早期的贴面舞演变而来。要说砂舞的发展史上有交集的名人据我所知就有两个,一个是著名演员歌手迟志强,还有一个是被称为“中国第一编剧”的芦苇。两人皆是有跳贴面舞的经历,前者被判为流氓罪。网上传的犯有流氓罪的六大男星,其实是有误的。据他本人后来亲自辟谣并没有犯流氓罪。

如果放在当下来看的确有点冤,据芦苇后来的访谈介绍跳贴面舞时就是距离近了点而已,但当时跳贴面舞被认为是有伤风化,不巧的是他们刚好又赶上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严打的特殊历史时期。芦苇只是被审查关了一段时间,而迟志强就没有这么幸运,被判了四年最后因为表现良好提前两年出狱了。当时在狱中创作的《铁窗泪》这首歌,可谓是红极一时。但也因为这段不幸的遭遇,让他后来再难以回到曾经的巅峰时期,着实令人惋惜。

相比于KTV,酒吧等动辄百元千元的消费娱乐场所,舞厅的消费水准要低很多。门票一般10到20元左右不等,邀请舞伴跳一曲舞一般也在10元左右,并且还都是明码标价,没有许多隐性消费,这就是许多人愿意去跳舞的主要原因之一。

舞厅的主力人群还是以中年人为主,而这类人刚好处于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角色上。在当今快节奏的时代,背后的房贷和车贷压力就已经让许多人喘不过气来,而舞厅的低消费和社交氛围刚好适合他们卸下包袱,缓解生活中所遇到的压力。

老王:许多事物我们一分为二来看待,有利肯定就有弊,砂舞也是一样的,当然这个弊端主要还是人为因素为主。从我的观点来看,一方面是容易成瘾,不理性消费。这部分人群一般经常出现在年轻舞客的身上,缺乏自控力和约束力。

另一方面是容易引发夫妻关系矛盾。毕竟舞厅也是一个社交娱乐场所,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大家都懂,这就看你抱着什么态度去跳舞了。在成都的舞厅老公每天按时接送老婆跳舞,这种情况也是很常见的。

日落西山,老王神态淡然。随着老王最后一口烟雾缓缓吐出,我们的访谈也就到此结束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